胸怀报国志,提笔振山河

时间:2021/9/10 10:35:38

胸怀报国志,提笔振山河

许久前就听人家讲过:“爱国,是青春的底色”而我更认为,爱国,也是许多文学艺术创作的底色。

那么我何出此言呢?因为,爱国主义,自古以来,就是中国文学的精髓所在。如果把中国文学史上所有的文学作品比做浩瀚的银河的话,那么我认为,爱国文学便是在这银河中闪着最耀眼的光芒的一颗恒星!爱国主义,可谓日月高悬,激发了一代又一代的文学志士,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,毅然承担起历史赋予的重任,推动了中国文学的发展。

先秦时期,有一位著名的爱国诗人,叫屈原。《离骚》中一句“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艰”,恰如其分的表达出他忧国忧民的爱国主义情怀。《国殇》中一句,“诚既勇兮又以武,终刚强兮不可凌。”则又是表达出他作为一个文人对于国家富强的祈愿。从他的诗歌中,我们不难看出他“忠君爱国”的思想内涵,而他也正是将这一思想内涵完美的融入了自己的作品,从而推动了中国文学的发展。

接下来,便是秦汉时期的爱国文学。著名史学家司马迁在他的著作《史记》中,记述了许多有着爱国精神的名人志士的传记。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中蔺相如先国家而后私己的高尚品质;《李将军列传》中李广将军奋勇作战,保卫祖国边疆的英勇事迹;《苏武传》中苏武坚贞不屈的民族气节……上述提到的所有品质与精神,他们的内核都是:爱国。司马迁以不同于骚体诗的另一种方式,继续弘扬了我们民族精神的核心:爱国主义。

将时间轴继续往前拨,便是隋唐这空前繁华的盛世文化。众所周知,唐朝诗歌盛行,而此种诗歌,是不同于先秦时期的屈原那种骚体诗的。唐诗,不仅继承了汉魏民歌、乐府传统,还大大发展了歌行体的样式,形式多样,瑰丽多彩,是凌驾于所有文学形式之上的一种文体。这个时期,又是有了一大批爱国诗人以诗为载体,表达自己的拳拳爱国心。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。请君暂上凌烟阁,若个书生万户侯?”李贺短短几句,就道出了自己急切的救国、报国情;“发愤去函谷,从军向临洮。叱咤经百战,匈奴尽奔逃。”诗仙李白短短二十字便说出自己渴望报效国家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;“汉家旌帜满阴山,不遣胡儿匹马还。愿得此身长报国,何须生入玉门关。”戴叔伦更是寥寥几笔,直抒胸臆,直接表达出了自己的报国热情。众多文人志士在这个繁华的时期,共同把爱国主义的思想内核,推向了高潮。

到了宋朝,从军上马能打仗,从文下笔落华章的辛弃疾,和同时期的陆游齐名,同为爱国词人。他们两个,虽然创作风格与词学观略有出入,但他们的思想内核是相通的!哪怕“位卑未敢忘忧国,事定犹须待阖棺”和“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”的切入点不同,但这热切的爱国心却是如出一辙。而提到宋朝,我又要提起这样一位文学大家——苏轼,苏轼同是有着中国文人共有的爱国主义情怀的诗人,一句“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微霜,又何妨?”就道出了自己渴望建功立业报效祖国的决心。以这三人为代表,我们也不难总结出宋朝文人依旧贯彻爱国主义精神进行文学创作。

接下来,元明清时期的文学作品,开始重视对普通民众生产及生活面貌的描绘,在创作过程中加入了强烈的目的和倾向性,大大发挥了文学的社会功效。

到了民国时期,文人们忧国忧民的思想更加强烈。鲁迅弃医从文,要用笔敲醒麻木的中国人;胡适同《新青年》主编陈独秀通信,以及《文学改良刍议》一文的发表,更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影响深远的文学革命。不管是哪一位,处在动荡社会下的文人,爱国精神总是最悲壮而又热切的。

而如今,时代向前发展,处于太平盛世的我们更应该继续传承这种爱国主义情怀。当今社会不需要我们“捐躯赴国难,视死忽如归”,亦不需要我们费尽心力博采摛文,但需要我们继承并发扬这种伟大的民族精神内核,需要我们心怀爱国主义精神,不啻继承过往的文化精粹,而要融会贯通,让曾经的盛世文化,来成就如今的文化盛世。

作为当代青年,我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胸怀报国志,提笔振山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