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长途中有你相伴

时间:2021/9/10 10:35:38

成长途中有你相伴

“陆——微——然”在嘈杂的吵闹声中,她轻轻捻起一支粉笔,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望着如玉兰花般绽放的字,我们停止了吵闹,将目光投向不知何时走进教室的陆微然。

她浅浅一笑,说道:“大家好,我是你们新的语文代课老师,也是你们的新班主任,请同学们多多关照。”

“我以为这个老师会发火呢,和之前教我们的老夫子不太一样。”于小铭伏在桌子上,悄悄地对我说。

陆微然的脸上略显青涩,看起来似乎没比我们大几岁,教室里便又聊开了锅,并没有人把她放在眼里。

聊的正欢时,一阵悠扬的歌声飘入了我的耳朵。我们循着歌声的方向,看见陆微然正跟着手机里传出的音乐轻轻吟唱。

手机里传出的是男声,但陆微然温婉空灵的声音不仅没有与之冲突,反而增添了几分清泉般的甘冽。

歌曲已经结束,我们却还未缓过神来。

“这首歌是老师最喜欢的歌曲,就当作见面礼送给大家吧,希望同学们能够喜欢!”语毕,陆微然深深地鞠了一躬,教室里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自从陆微然来了之后,语文就变成了我们最喜欢的课。

每次上课,陆微然总是会先提出问题,然后用鼓励的目光环视着我们。这时,我们都会争先恐后地举手,期待她的目光能够停留在自己的身上。

提问时,陆微然的眼睛一眨一眨地望着我们,耐心地听我们的回答。待回答完,她微微点头,一笑,示意我们坐下。

我们最喜欢的,是陆微然那隽秀的板书。每当下课时,黑板上总是会留下她满满的字迹,就像百花盛开般灿烂。

“老师,你的字写的真好看!”于小铭有一次忍不住夸赞道。

“谢谢夸奖,那同学们能想起哪些诗句来描述老师的字呢?”陆微然歪着头,抛出了问题。这下,可难住了我们。

突然间,一个答案浮现在脑海里,我站起来,答道:“兴来一挥百纸尽,骏马倏忽踏九州。”

陆微然对我竖起了大拇指:“背的不错,真棒!”。我得意地巡视着四周,像一个凯旋的将军。

“老师,我们想跟你练习书法,可以吗?”听见我的回答,于小铭有些不服气地问。

陆微然笑道:“好啊,等过段时间,我去县城的书店给你们买些字帖。”

于是,我们的心头涌上了一股期待。

陆微然并不是每节课都在教课本上的内容,每周五的语文课,变成了我们的音乐课。

陆微然会用手机给我们播放各种各样的音乐,并把歌词抄写在黑板上,一边用手指着,一边让我们跟着旋律和她一起唱。

第一节音乐课,陆微然问我们想听什么歌。

“老师,我们想听你第一天唱的那首歌。”我兴奋地说道。

陆微然点了点头,转身在黑板上写下“热勇”两个字。

“这首歌的名字叫《热勇》,是老师最喜欢的一首歌。”陆微然点开了这首歌,轻快的旋律再一次响起。

“踏破千山,纵然将鞋磨穿,迎日落再登攀……”我们望着黑板上的歌词,和陆微然一起唱了起来。

一曲终了,竟有种拨云见日般的明朗与舒畅,这是我第一次,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。

“同学们唱完这首歌,有什么感觉?”陆微然的面容舒展开,问道。

“心潮澎湃,让我有一种奔跑的冲动!”于小铭激动地站了起来,却没有站稳,一个踉跄差点摔倒,引得我们哄堂大笑。

我看见,陆微然的脸上红红的,像一抹红云掠过,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在一个清新的早晨,陆微然为我们带回了第一套字帖。

每周的课程量很有限,书法课被安排在了周日的下午。虽然是课余时间,但与外出玩耍,或者在家休息相比,书法课对我们更有吸引力。

大概每隔两个月,陆微然就会进县城为我们买新的字帖,而这一天,也是我们最期待的日子。

还是像往常一样,陆微然一大早就坐上了进县城的客车,可是一直到了中午放学,她还是没有回来。

“你说,陆老师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了?”于小铭一边收拾书包,一边装作漫不经心地问我。

我白了他一眼:“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,老师可能还有别的事要处理,下午肯定就回来了。”

于小铭吐了吐舌头,跑出了教室。

我以为下午来到学校,可以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,但是却没有。

上数学课时,我们几个男生在后排盯着窗外,期待着陆微然的出现。一些坐在前排的同学,趁着数学老师不注意,也时不时向窗外张望。

一直到了最后一节课,陆微然都没有回来,我们的心里充斥着不安的情绪。

于小铭坐不住了,起身走上讲台:“陆老师还没有回来,我们不能就这样干等着,我要去县城找老师,你们有谁要和我一起的吗?”全班同学几乎同时站了起来,包括我。那是我第一次,看见不靠谱的于小铭如此有号召力。

就在我们声势浩荡,准备下楼时,陆微然提着一个大箱子爬上了楼梯。她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,两鬓长发紧紧地贴在脸颊上。

看见我们一脸错愕的样子,陆微然赶紧解释道:“不好意思同学们,今天上午书店还没有到货,我就一直等到下午到货了才回来,让大家久等啦。”

这个点客车不会开进镇子,陆微然一定是从镇子外面的停车站下车,再一个人提着沉重的箱子走到了学校。想到这,我眼眶一酸,眼泪差点没刹住车。

一年的时光匆匆划过,陆微然告诉我们,她是大学支教团的成员,为期一年的支教工作即将结束,她要回到大学继续读研。

显然,陆微然舍不得我们,我们也舍不得她。

“我们一定要在老师离开前做些什么,让老师的身边一直有我们的陪伴。”于小铭提议。

商量好计划后,我们将时间定在周六。

一大早,我和于小铭在校门口会面,一起坐上了开往县城的车。

周末是县城最热闹的时候,街道两边都摆满了摊子,商贩的吆喝声、顾客的讨价声、孩童的欢笑声此起彼伏。

于小铭兴奋得鼻尖直冒汗,领着我穿过喧闹的街道直奔家电市场。

在家电市场里转了半天,我们看中了一台纯白色的录音机,与陆微然在我们心中洁白无瑕的形象很是搭配。

“就这个了!”我拿起录音机向柜台跑去,生怕下一秒会被别人抢走。

刚走出市场,就撞见了陆微然。陆微然一脸惊讶:“你们俩在这干嘛呢?”

我急忙把手中的录音机藏到身后,支支吾吾道:“没……没什么,来帮小铭的奶奶换一个收音机。”说完,我俩一缩脖子,跑了。

陆微然离校的那天,为我们上了最后一堂课。

和往常一样,陆微然依旧微笑着为我们讲解课文,依旧在黑板上写下一行行整齐的板书。只是,当她提问的时候,所有人低着头,没有再举手抢答。

陆微然先是一愣,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,安慰道:“我知道同学们舍不得老师走,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老师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。”

“陆老师,我们舍不得你。”于小铭的声音带着哭腔,引得一些同学啜泣起来。

陆微然嘴唇颤抖着,眼泪滑了下来。同学们见状,离别的悲伤再也忍不住,哭成了一片。

“老师,这是我们送给你的礼物。”我强忍住眼泪,将录音机送到陆微然的手里。

陆微然打开录音机,里面传出了全班同学合唱的声音,正是陆微然最喜欢的《热勇》。

不知是谁起的头,我们在眼泪中最后一次合唱了这首歌。歌声中,陆微然向我们鞠躬致谢,然后快步离开了教室。

陆微然走后,我在心中埋下了一个梦想:我要考上大学,然后像陆微然一样投身支教。

在陆微然的办公桌上,我们看见了一个礼盒,里面装的也是一个录音机。这时,我才明白为什么那天会遇见她。

 

录音机里,是陆微然对每一位同学的告白与嘱托。最后一句,是她对全体同学的祝福:“人生道阻且长,青春充满希望,愿同学们热勇一腔,保持坚定理想;逆风飞翔,越过万水千山!”